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家具 » 正文

让我再吻你一次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11:16:56  

昧了感情选择生命

出身于农家的郝萌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江苏某镇,准备在这里找工作。这天,郝萌突然晕倒在公交车上,人事不省。在医院检查后,确诊是患上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!这种病唯一的治愈手段就是进行骨髓移植,手术费至少需要35万元。父母和姐姐哪里有钱来支付这高昂的手术费?

郝萌整日以泪洗面,真是万般不甘啊!一天,郝萌意外接到了一个电话,对方说是她的高中同学陈浩辉。郝萌想起了当年那个曾经追求过她的其貌不扬的男生。当时,郝萌对成绩一般的陈浩辉毫无感觉,断然拒绝了他。现在他听说她患了重病,立刻打来电话安慰她,并说明天去看她。

第二天,陈浩辉一大早就赶到医院。寒暄了一番后,陈浩辉石破天惊地提出:“如果移植手术真的可以救你的命,35万元我来出。”郝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愣了片刻问道:“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陈浩辉笑了笑说:“不瞒你说,我虽然没有考上大学,这几年却做了点生意。这几十万元我还是拿得出来的……”看了看郝萌,他又红着脸说:“说实话,我一直忘不了你,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感情,让我陪你走下去!”

晚上,郝萌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扪心自问,她觉得自己对陈浩辉很难产生爱情,但她转念又想,如果连命都没了,爱情又从何谈起啊!拿定了主意,她给陈浩辉发短信:“渴望能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,你出现了,也许我有些自私,可我宁愿相信这是天意……”

第二天上午,痴情的陈浩辉拎着一篮鲜花来到了医院,他已经把工厂的业务委托给别人打理,决定从现在起专心陪伴和照顾她。姐姐郝芸为郝萌做了骨髓配型,配型结果出来,令人欣喜不已的是,姐妹俩是相合的!医生说,等郝萌的病情缓解了,就可以进行移植手术了。

病中的郝萌在陈浩辉眼里,依然是那么美丽动人。怕她烦闷,不治疗时他就开着车载她外出散心……一个满心怜爱,一个满怀感动。在不知不觉间,他们有了肌肤之亲。

此时,陈浩辉的工厂并不景气。但为了心爱的郝萌,他动用了一批货款,又从朋友处借了10多万元,最终凑得40万元交到了医院。他父母得知此事,几次加以劝阻。但他态度坚定,最终说服了他们。

手术最终取得了圆满的成功。几个月后进行复查时,医生高兴地告诉她:“你已经是个健康的姑娘了!只要注意把体质调理好,你就可以正常生活了。”

郝萌高兴极了,从医院一出来,她就对陈浩辉说:“现在我好了,我要去工作。”陈浩辉说:“你干脆到咱们自己的厂里来工作吧。你当经理,我当后勤部长。”

郝萌跟着陈浩辉来到了他的工厂,不由得大失所望,这分明就是一个土拉吧唧的加工作坊。她不好明说嫌弃,只好暂且在这里待了几天。陈浩辉很快看出了她的心思,大度地说:“算了,我这地方是太委屈你了,我陪你去找工作吧。”

他陪着她到当地人才市场应聘,可跑了几个星期却毫无结果。一天,一位大学同学打电话来问候郝萌的身体,偶然间说起自己考上了研究生。郝萌也心动了。陈浩辉听说她还要读书,心里一百个不乐意:“你的学历已经比我高很多了。你再读,我还配得上你吗?”郝萌说:“我们之间是生死之情,你放心,我就算读到博士,也不会变心的。”

陈浩辉只得违心地同意她考研。经过大半年的努力,郝萌拿到了山东某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。

为分手处心积虑

郝萌入学后,每隔一两个月,陈浩辉便会去济南与她相聚。郝萌的舍友也认识了陈浩辉,知道他只是高中毕业,不由得大感惊讶,这让郝萌觉得非常难堪。她让陈浩辉参加自考充充电,可陈浩辉为难地说:“要是能读得进去书,我当年早就考上大学了。”

为了消除男友身上的土气,郝萌带他去看歌剧、听音乐会,可他毫无兴趣。慢慢地,郝萌的心态发生了变化,看陈浩辉也不像以前那么顺眼了,觉得他特别土气难看。

郝萌爱唱越剧,研二时,院里组织国庆文艺演出,郝萌登台唱了一出《黛玉葬花》。第二天,郝萌收到了一条短信,是光电工程专业一个叫吕健的研究生发来的,郝萌没有回复。可吕健非常执著。不久学校组织社会实践活动,他颇费周折地找了关系,和她分到了一个小组。他长得英俊潇洒,在20天的接触中,郝萌对他渐生好感。

吕健回校后,正式向郝萌展开了追求。拿吕健与陈浩辉相比,无论是气质、风度、家庭,两人都有天壤之别。一天晚上,当吕健约她见面并从背后将她抱住时,她挣扎了一下,最后投入他的怀抱……

郝萌接受了吕健的爱情,不过并没有向吕健坦白自己曾经生病的经历,更不敢向陈浩辉提出分手。陈浩辉还是像以前那样隔段时日就来济南跟她相聚,每到这时,她就找借口避开吕健,与陈浩辉周旋。

春节过后,因临近毕业,吕健郑重提出要郝萌毕业后跟他一起到杭州发展。郝萌试探着发了一个短信给陈浩辉:“杭州一家大型企业和我签约,导师、同学都说机会难得,你说该怎么办?”不到一分钟,陈浩辉就急切地把电话打了过来:“你万万不能去杭州啊!我已经在徐州一家大公司给你找好工作,不会委屈你的。”

陈浩辉的态度让郝萌愁肠百结。她想,不如就回去跟陈浩辉结婚算了。可一想到陈浩辉的低俗、小城的闭塞,她又百般不甘。最终,郝萌咬牙做出了选择:跟吕健去杭州。她对自己说,生命来之不易,要活就要活得精彩开心。

决心已下,当务之急就是向陈浩辉提出分手。思来想去,她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合好散的办法。

陈浩辉工厂对面有一家日用百货店,店主是个年仅20岁的女孩儿,叫黄小梅。她对陈浩辉一直有意思。

一天,郝萌利用周末悄悄回了一趟老家,她找到黄小梅,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知道你喜欢浩辉,我和他很不合适。我做过咨询,骨髓移植后的女人能生育的很少,浩辉是独子,我不想害了他……你去追求他吧,只要女人主动,男人没有不动心的。我也会对他冷淡一些,他就没有选择了。”

黄小梅按照郝萌的安排,开始了争取爱情的行动。可是不几天,黄小梅就给郝萌打电话:“你说的根本就行不通。我跟他说,别人都议论郝萌不能生育,怕他无后,他竟然说,一切顺其自然。无论如何,他都要跟你在一起。郝萌姐,我放弃了。你好好跟浩辉哥过日子吧!”

郝萌心烦意乱。一天,陈浩辉又到济南来看郝萌。他在宾馆开好了房间,却不料郝萌说自己最近不舒服,拒绝了他。此后的两个月,郝萌一直以身体不舒服为由,拒绝与陈浩辉同居。郝萌本想以这种特别的方式冷淡和吓退陈浩辉的,谁知竟根本不见效果。毕业后,郝萌对陈浩辉说:“我的导师强烈建议我不要放弃杭州的工作,我还是想去杭州。”陈浩辉见女友这么坚定,最后只好让步:“我找时机把厂子变卖了,到杭州去做小生意!”

艳照逼退恩人男友

在吕健父母的帮助下,郝萌进入了杭州的一家韩资企业,吕健则进入杭州市一家通信公司工作。吕健的父母几次催促他们尽早结婚。郝萌嘴上答应着,内心却焦急似火。

元旦过去不久,陈浩辉打电话通知她,三四天后就去杭州看她。整整一晚,郝萌都心烦意乱。慌乱中,她突然联想到不久前看过的一个法制纪实片……

这天,陈浩辉来到杭州,在一家宾馆住下。晚上,郝萌如约来到宾馆。两人吃饭时,郝萌特地要了一瓶白酒说:“我陪你喝几杯吧,这大半年我都不能满足你,你一定挺压抑的,喝点酒能睡好觉。”

酒喝到一半,郝萌接了一个电话,她说自己有个高中同学也到杭州来了。陈浩辉大方地说:“让她过来,跟我们一起吃饭吧。”不一会儿,郝萌的同学朱艳走了进来。当晚,陈浩辉喝了近半斤白酒,有些不胜酒力。郝萌和朱艳一起扶他回宾馆。刚走到宾馆楼下,郝萌又接了一个电话,随后她对陈浩辉说,她必须马上赶到公司去。她让朱艳陪陈浩辉上楼回房间。

陈浩辉在朱艳的搀扶下昏昏沉沉地回到宾馆房间,倒在床上就睡。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,竟然是赤身裸体的朱艳。他的酒醒了一半,急忙坐了起来。可朱艳一把抱住了他,酒后的陈浩辉哪里把持得住,他随着朱艳的拥抱,一下子倒在了床上……

凌晨时分,房间的门被敲响,郝萌在叫:“浩辉,是我。”

酒醒过来的陈浩辉看着身边的朱艳,吓得魂飞魄散。他无从躲避,只好硬着头皮开了门。见男友和女同学衣衫不整,郝萌气愤难言,拿出手机对着他们俩就是一阵狂拍。

陈浩辉羞愧难当,当即就给郝萌跪下,承认自己一时糊涂,犯下了大错,请求她原谅。郝萌痛心地说:“你口口声声说爱我,看来都是假的呀……”

朱艳穿上衣服,仓皇离去。郝萌决绝地说:“我什么都能忍受,就是不能忍受背叛。我们分手吧!”陈浩辉苦苦哀求,但郝萌态度坚决:“我不听你解释,我们一刀两断。”

陈浩辉见郝萌激动不已,觉得最好让她独自冷静一下。他失魂落魄地独自离开了杭州。

回到徐州,陈浩辉不断给郝萌打电话,但郝萌不为所动,只有一句话:“分手!”

陈浩辉找到郝萌的父母,请求他们为自己说说情。郝萌的父母不知道事情的原委,郝芸突然拿出自己的手机,把陈浩辉和朱艳在床上狼狈不堪的样子给父母看。原来,郝萌把陈浩辉背叛自己的事告诉了姐姐,郝芸不相信,郝萌哭着把自己拍的“艳照”发给了姐姐。郝萌的父母一看这些“艳照”,也气得不轻:“你们的事,我们不管了。”

就这样失去了心爱的女孩儿,陈浩辉心如刀割。但他认为是自己有错在先,除了伤心之外,更多的是对自己不轨行为的懊悔和痛恨。

在伤心绝望中过了几个月,一天,黄小梅突然跑来告诉陈浩辉,说郝萌好像要结婚了,她父母正在着手准备办喜事呢。陈浩辉大吃一惊,赶紧来到郝家求证。郝萌的父母承认,郝萌的确要结婚了,对象是她读研究生时的同学吕健。陈浩辉的大脑一片空白。“艳照”事件才过去几个月,她就又再次恋爱,并准备结婚,这也太快了吧?唯一的解释就是,郝萌跟那个人早就好上了。

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,陈浩辉辗转要到了郝萌导师的电话,他谎称自己是郝萌的老乡,想打听她最近的消息。导师高兴地说,郝萌要结婚了。陈浩辉趁机问道:“是吗?那要祝贺她呀,她跟男朋友恋爱多久了?”导师脱口答道:“他们好了有两年了吧?”陈浩辉气得浑身发抖。他又打电话给从前的高中同学,同学们纷纷说,他们都不记得有个漂亮女同学叫朱艳。陈浩辉后背发凉,为了跟他分手,郝萌真是处心积虑啊……

这天,郝萌按徐州风俗在婚前回了老家。陈浩辉得知郝萌回来了,心里不由得翻江倒海。他拨通了郝萌的电话说:“怎么说我们也好了几年,我也算是对你有恩,你再见我最后一面吧。”

郝萌也不想闹得太僵,就答应跟他见面。晚上,郝萌到了陈浩辉的住处。坐定后,陈浩辉问郝萌:“那个朱艳究竟是谁,她不是我们的高中同学,她怎么会跟我回宾馆的?”

在陈浩辉咄咄逼人的追问下,郝萌招架不住了,如实讲述了事情的经过。原来,郝萌不想自己提出分手,怕遭人指责忘恩负义,就在杭州找了一个三陪小姐,给了她1000元钱,让她以同学身份跟他们一起吃饭,之后与陈浩辉发生关系,之后郝萌再赶回来捉奸,并拍下“艳照”。

虽然早已对事情真相知道了大半,但听郝萌这样一说,陈浩辉还是气得嘴唇发紫:“郝萌,我就这么遭你讨厌吗……”

见陈浩辉气得语无伦次,郝萌跪了下来,哭泣着说:“浩辉,请你原谅我吧……”陈浩辉想了想,故作平静地退了一步:“算了,我也认命了,我只想再好好地吻你一次……”

郝萌犹豫了片刻,走到陈浩辉面前:“好吧,是我欠你的,我来偿还。”陈浩辉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,千仇万恨一下子涌上心头。他俯下身去,吻住了她的嘴唇。当他的牙齿碰到她的舌头时,他再也忍不住,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。郝萌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当即疼得晕了过去。

两分钟过去,郝萌仍然不省人事。满嘴是血的陈浩辉害怕起来,他拿出手机拨打了120和110。很快,120把郝萌送到了医院,而陈浩辉也被火速赶来的民警带走。

听说郝萌出事,吕健和父母一起连夜赶到徐州。直到这时,他们才知道了郝萌曾经的经历,以及她和陈浩辉之间难解的恩怨。尽管郝萌也受到了伤害,可吕家人实在无法接受她对陈浩辉的所作所为。吕健一番痛苦挣扎之后,向郝萌和她的父母提出取消婚礼并退婚。

郝萌的父母一直不知道女儿是以这样的手段逼迫陈浩辉分手的。他们对女儿的所作所为痛心不已,数次找到办案民警和办案检察官,恳请对陈浩辉从轻判决。

一直暗恋陈浩辉的黄小梅则坚定地表示,她对陈浩辉的感情不变,无论他是否被起诉,被判多少年刑罚,她都会等他回来,跟他白头偕老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