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养殖 » 正文

十年等待换来一场空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11:08:28  

爱由一个微笑开始,一个吻成长,最终由一滴眼泪结束。

-----题记

昨晚,安又打电话给琴音,悠悠地说:“我要如何安放我的感情……”

琴音手握话筒无言以对。安和琴音是大学同学,又是无话不谈的室友,无论上课、下课总是粘在一起,形影不离。如今毕业十年了,她们都已经结婚生子,嫁作人妇。可是关系依然特别好,只要有时间就会约在一起逛街,喝咖啡。

安是个典型的江南女子,身材娇小,白白净净,善良但没主见。特别是遇到感情问题,智商简直是零。

毕业那年,安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,朝九晚五,工资待遇也很好,当时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,已经相当不错了。与她同时进入那家单位的还有一个年轻小伙儿杰。杰,名牌大学毕业,帅气幽默,高干子弟,待人接物深得领导同事的赏识。喜欢他的女孩很多,安也是杰的仰慕者之一。

很巧的是,他们被分在同一个科室,相处的机会自然比别人多。这是安的幸运,也是安的不幸。如果多年以后安知道是现在的结果,她一定宁愿彼此成为过客,宁愿他们的人生永不交集。可是人生没有如果,该发生的始终会发生,无法逃脱。

安是那种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女孩,善于隐藏内心的情感。也许是女孩特有的羞涩,安从未主动向杰表示过什么,只是,在杰不注意的时候,总爱将目光停留在杰帅气的身上,就像欣赏一件心爱的瓷器。

开始,杰对待安就像对象其他女孩一样,需要帮助的时候会主动热情地帮忙,偶尔也开开玩笑,但渐渐地,安闪烁的目光,躲避的眼神还是让杰感到了异样。杰也开始注意起安来。安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孩,说不上有多漂亮,但温柔体贴,很会照顾人,特别能迁就朋友,往往为了朋友而放弃自己的喜好。这是安的优点,也是缺点。琴音不只一次地提醒安,迁就朋友是美德,但不能一味的迁就,否则就失去了个性。人活着不只是为了别人,还得为自己活一次,凡事不能极端,适度即可。安听了,往往满口称是,但到了关键时刻依然固我,毫无主见。

性格决定命运,安的一生注定在感情的旋涡中漂泊不定。

渐渐地,杰也喜欢上了安,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近她。在一个雪花飘飘的冬天,两颗相爱的心终于融合在一起,他们相爱了。

最初的恋爱时光总是那么的甜蜜,好像空气里都能拧出蜜汁来。安更是幸福得像个快乐的公主,每天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幸福毫不掩饰地挂在脸上。整个冬天,安和杰都沐浴在爱的阳光下,柔情蜜意。
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心人易变。”寒冷的冬天在不知不觉中逝去,万物复苏,春暖花开。而安的心却一天比一天凉。

不知从何时起,杰不再象以前那样对待安。上班的时候,杰总是借口工作多而只顾埋头工作,不再理会安,下班了也动不动就找各种理由疏远她。安很伤心,但因为爱,她不停地为杰找借口来安慰自己,男人要以事业为重,不可能整日花前月下、儿女情长,爱他就要给他自由。信任是爱的基础,安相信杰是爱她的,就像她爱他一样。

可是,慢慢的,安的心彻底凉了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安听同事们议论,说杰爱上了别的女孩,那个女孩非常漂亮,是外企的白领,家世显赫,他们在一起郎才女貌,十分般配。安听了,如五雷轰顶,伤心欲绝。她不相信这个事实,不相信曾经深爱她的杰说变心就变心,不相信曾经的山盟海誓都成了谎言。

安想去质问杰,问他一切是不是真的。可是,最终安还是选择了沉默。她想让杰主动解释,也想给杰一个机会。她不想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弄疆,更主要的是,她害怕听到事实,那对她来说无疑太残酷了,她无法接受。因为她爱杰,很爱很爱。那种爱,已经低到了尘埃里,并开出花朵来。

安依旧和以前一样,每天按时上下班,脸上仍然挂着笑,只是微笑的眼眸背后,似乎隐藏着深不见底的忧伤。安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段弱不禁风的爱情,一如既往地关心杰,爱着杰。为杰做喜欢的饭菜,给杰买漂亮的衣服,嘘寒问暖,关怀备至。也许是杰不忍伤害安,又或许杰根本就没打算告诉安,想脚踏实两只船,总之,关于那些风言风语,杰对安始终绝口不提。

有时候同事们见到安,总是报以同情的眼神,有的也在背后指指点点。安尽收眼底,但置若罔闻。安一直天真的对这段爱情报以幻想,不忍心自己青涩的初恋过早夭折。直到有一天,她亲眼目睹了那一幕。

星期天,天空格外晴朗,温暖的阳光将窗前的紫丁香映衬得百媚娇羞,安早早地起了床,精心打扮之后兴致勃勃地给杰打电话,约杰一起出去玩。可杰吞吞吐吐地回复说,家里有事脱不开身。安听了,很失落,但还是强颜欢笑地说:“没关系,你忙你的……”

放下电话,安的眼睛有些湿润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杰在说谎,可是曾经的甜蜜片段又一次浮现在脑海,杰对她的好,杰的甜言蜜语就像梦魇一样挥之不去。爱有多销魂,就有多伤人。杰注定是安一生无法逃脱的劫。

擦擦眼泪,合拢惦念,给心灵贴一剂创可帖,将忧伤和失望隐藏。这么好的天气,不能白白浪费了。安对着镜中的自己灿烂地一笑,然后拿起背包独自去逛商场。

事情就是那么凑巧。正当安精心为杰挑选了一件衬衫,高高兴兴地走出商场的一刻,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。只见杰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孩正有说有笑地向商场里走。伤心、失望、痛恨一起涌向心头,安再也控制不住眼泪,泪水像决堤的水倾泻而下。杰先是一怔,而后表情木然,也不解释,似乎早有预料,也象是一种解脱。

安平静地向杰提出分手。分手那天,银盘似的月亮高高地悬挂在夜空,月光如水,万赖俱寂,花儿和小草不约而同地躲在夜幕下,不忍看到安失落的表情。杰望着安瘦弱的身躯,幽幽地说:“分手以后,我再也找不到象你一样爱我的女孩了……”安笑了,眼里却噙满了泪水。安的心碎了,碎成一地鲜红的花蕊。所有的爱恋只不过是一厢情愿,那些刻骨铭心的过往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,爱情本是两个人的事,而此时却变成了一个人的独角戏。

那些年华,恍然如梦。亦如,流水,一去不返。不泣告别,不诉终殇。

结束了短暂的初恋,安的心已伤痕累累,青春的岁月似乎苍老了许多。安不恨杰,一点也不恨。安觉得配不上杰,杰那么优秀,只有条件特别优异的女孩才配得上他。而自己则象个不晦世事的丑小鸭,她满足不了杰的虚荣心,只有将那份爱深藏心底,默默祝福,希望杰永远幸福。

时隔不久,传来了杰和女孩结婚的消息。在杰结婚的头一天晚上,从不喝酒的安独自在家喝了一瓶红酒,一边喝,一边哭,好像一生的眼泪都在那一晚流尽了。安醉了,醉得一塌糊涂,醉得不知身在何处,不知今夕是何年。爱已逝,情已远,未见东风百花残。

从此,安的心死了。爱情对安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奢侈品。她不再奢望,也不敢触及。她将她的爱封存在心灵的一角,上了锁,发誓永不再开启。尘封的心,连微笑都变得孤独。

一颗心属于一个人,爱的深,伤的深,爱情里没有公平不公平。爱上不该爱的人,是永无天日的叹息,爱了不爱你的人,是眼泪决堤的开始。

就在杰结婚不久,安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伟南,他们仅仅相识了两个星期就草草举行了婚礼,彼此根本不了解,更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。但是,安的心已死,和谁结婚都是一样的。婚姻对于她来说只不是一个躯壳而已。

没爱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的。因为安的心并不在伟南身上,而伟南又是一个脾气暴躁,视酒如命的酒徒,所以,他们三天一大吵,两天一小吵,甚至有时伟南仗着酒劲对安拳脚相加,安忍受不了就奋起反抗,结果换来的却是再一轮的暴打。安的心伤透了,多少次欲寻短见,可想想无辜的孩子,安还是忍了。她一次次地妥协,而伟南却一再地肆无忌惮,她们的婚姻已经千疮百孔,摇摇欲坠。

每当遭受暴力过后,安就会想起杰,想念杰的好,想念杰的温言细语。多少个不眠之夜,泪湿枕巾,安无数次地在心中呼唤着杰的名字,呼唤着曾经失落的爱恋。可是,浩浩长空,回答她的只有无边的寂寞。

安后悔当初草率结婚,更痛恨命运的不公,她的爱还没开出花朵来,就像烟花一样飘散。而命运又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,她失去了爱的权力,也得不到别人的爱。命运对她来说实在太残忍了。

有些相逢,凄美的开端,错误的结局;有些擦肩,在回望中抱憾,在梦碎后顿悟。琴音看着痛苦的安,恨恨地说:“杰其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心大萝卜,你何苦为了不爱你的人悔了自己的一生?”安说:“你要知道即使是犯人也是会有人爱的……我的爱一生只有一次,既然给了杰就不可能再给其他人。即使他不爱我,我亦无悔。”

时光的印痕在无数的黑夜与痛苦的陪伴下,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春秋。

因为安和杰同在一个办公室,每日低头不见抬头见,这对安来说真的是一种折磨。看着心爱的人却要假装视而不见,内心疼的流血,表面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。人生啊,有时真的很残酷。

相反,杰比安淡定多了。结束了恋爱关系,彼此也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,杰面对安时反而更加的自然。恢复了以前的幽默,就像普通同事一样,偶尔的还会开一点小小的玩笑。生活中遇到一些问题杰还会主动请教安,让安帮他拿主意,而安也乐此不彼。因为,安始终如一的爱着杰。在安的内心深处,一直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他希望有朝一日杰能够回心转意,再次回到她的身边。杰心知肚明,他不拒绝,也不给安任何承诺,就那么暧昧着,丝毫不考虑安的感受。

流年似水,经过岁月的洗礼,安渐渐学会了淡然,虽然对杰依旧心存眷恋,但已不再痴望更多。心情也随之豁然展现,原来,时光的画布之上,除了爱情还满是明媚与喜悦的温暖。安只想把对杰的那份爱恋深埋心底,她不再奢望拥有杰的爱,只求在孤寂的时候,心能有个臆想的安放之所。她不需要任何回应,爱情是两个人的事,而有时爱也是一个人的事。

有时候,等一个人就像在飞机场等船,明知没结果,却依然固执地坚守心灵的执着。若不是那次意外相遇,可怜的安不知道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。

一个飘雪的黎明,安由于前一天的工作没有做完,第二天领导又急着要,所以提前两个小时赶去单位完成。整个楼道静悄悄地,一个人也没有,安快步地走到办公室前门,刚想开门,却发现办公室的房门虚掩着,安吃了一惊,顺着门缝往里面一看,天哪,只见杰正和另一个科室的女孩**搂抱在一起……

安吓得赶紧退了出来。心撕心裂肺般疼,绝望的泪水顷刻而下。安为杰感到耻辱,更为自己的痴傻而懊恼,她痛恨自己当初瞎了眼,没看清杰的真面目,为了一个玩弄感情的男人悔掉了自己的青春。安输了,输的彻彻底底,输的体无完肤。十年等待终换来一场空,这就是命运。

爱过了,恨过了,哭过了,笑过了,才知道人生不过是一场游戏。单方面付出的感情注定是输家,两条平行线错误地交集在一起,注定是悲剧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