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窗帘 » 正文

闷骚老公性爱时不让我叫床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11:05:13  

阿贵(化名)是个来自乡下的农民的儿子,考上名牌大学,之后分配在机关工作,直到今天坐到处级干部,一路走来,他很满足。我也为他骄傲。

  婚前,我有过3次恋爱,但均未成功。也许我太挑剔了,所以,当我最终嫁给阿贵,令很多人都大跌眼镜,以为我是“奉子成婚”(未婚先孕)。实际上,我和阿贵婚前顶多是牵手横过马路,即便如此,他也都诚惶诚恐,手心全是汗。每次约会,他都穿得很齐整,一丝不苟。与我恋爱半年,只有一次,在我的鼓动下,我们单独去野外玩儿了一天,因为要涉过一条小河,他不得不卷起裤管,他的小腿健美而粗壮,让我搞不懂,他为什么不穿沙滩裤?我问他,他羞涩地支吾着,仿佛是说,他腿毛太旺了,很不雅观。其实,这才是我喜欢的野性,十分性感。但我没说出口,怕他受不了,以为我是荡妇。所以,与他恋爱的半年时间里,我一直努力让自己像个淑女:不胜娇羞、脸红、很被动地等他电话,好像什么都不懂……实际上,我内心的火在燃烧,我渴望被拥抱、被激情熔化,哪怕只得到一句较肉麻的赞美,可他不,似乎是不会。

  为此,我自我安慰,他会好起来的,等到婚后。因为他是个传统的男人,这样坚持原则的男人,才是可以放心托付终身的丈夫。很快,我们结婚了,婚宴办了两次,一次在他老家乡下,一次在城里。

  新婚之夜,是在他老家的祖屋里,婆婆忙前忙后,铺好的床单,她几次进来嫌不平,拽了又拽,我知道,她是关爱,但每次不请自入或门也不敲就进来,令我很不舒服。最后一次,她带上门,神秘地微笑,还不忘交代儿子一句:“阿贵,不要着凉!”在我们家,很小的时候,孩子就有了自己的房间,在英国读过书的父母,每次进我的房门,都要先敲门,很尊重我的隐私。不过,那一夜,毕竟是新婚之夜,而且毕竟是在婆家,所以,我忍住了,今夜良宵,我不想让丈夫有坏心情。我充满了期待。

  阿贵吹灯。我禁不住有点儿发抖,那是初冬,并不太冷。吹灯后,他才脱衣服。终于,他钻进了被窝,我碰到了他发烫的身体,更确切地说,是他的手。原来,他要在我身下铺一条特制的白手帕,起初我不懂,问他干吗?他说,那是他们老家的风俗习惯,洞房花烛夜,都要在床上铺一条“贞操布”,方可行周公之礼。我的心一惊,这可怎么办?大三的时候,我已有过“那事”……但我还是装着什么都不懂:“什么意思?”阿贵二话没说,喘着粗气就冲动地扑压过来……

  黑暗中,我情不自禁地亢奋。我喜欢他狂野以及不可一世的努力与冲动,但暴风雨来得急,去得也快,仅仅5分钟,他就完成了。我还无知地发着抖,他已翻到一边穿好了睡衣,开灯,抽出了那块白布。他什么也没说,但表情凝重而狐疑,其间还夹杂着隐约的失望。我有点儿恼,也不吭声。他出去了一会儿,空手而归,然后钻进被窝,闷头闷脑地倒头睡去,显然,他已把“贞操布”处理掉了。黑暗里,我默默地看着他,泪水忍不住流出来。

我向往的良宵就这么结束了。阿贵很自私,在床上,没有前戏,更没有后戏,只有发泄。他不善言辞,第二天,我们就从乡下回到了城里,他不提新婚之夜的事,我也不好开口,我装傻。

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。应该说,白天里,丈夫很称职,无可挑剔,甚至令人羡慕,但到夜晚,丈夫就变得很没趣了,像哑巴干活儿。两个月后,我终于忍不住要为自己的性权益而斗争了,我的第一个要求是:做爱时要开一盏情调灯,他勉强答应,并终于肯在灯下脱衣服。第一次看到他穿三角裤的样子,我真的很兴奋,三角裤鼓胀着,我明白,他也欣赏我的身体,但他不说,真让人生气。

  当他爬上床时,我用含情的双眸迎接他。他如火如荼地压过来。我说,慢点儿,宝贝儿!可他急不可耐。我厌倦了做“淑女”,大胆地抢先吻了他的唇。他怔了一下,然后,很笨拙地迎合我的热唇……

  做爱的时候,动情的女人手是闲不住的,我终于让自己放纵,摸他的背,摸他的肩,摸他的后脑勺……我抱住他汗津津的脸,不能自拔地叫起来,意想不到的是,他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,问他为什么,他不说一句话,我生气了,想挣脱他,可他紧紧地压着我,在我们相持不下的紧要关头,他猛地蹦出一句话:“我不喜欢你叫!”

  老天!他这是怎么啦?难道床上也要淑女?说实话,我真的一直不懂他的心理。他只简单地扑压、单调地进入,然后便是应激期略显无辜和疲劳的眼神,不说一句贴心话,我心不甘,这样的婚姻,有什么品质可言?

  终于有一天,我在黑暗中说出了自己的感受。我想抚摸他,他不答应,因为怕痒,多么可笑!我要他抚摸我、吻我,他说,那是流氓做的事,他可是我老公!我担心这样下去会得了性冷感。我是个健康、丰满的女人,有正常的欲望,我找老公不是为了他养活我,我在外企做白领,我挣的钱比他多。现在儿子已5岁了,我要有高规格的性生活,可他总是不给,只有简单(他美其名曰“传统”)的性交,如果我呻吟,他还会批评我,这是荡妇做派。

  有个前闺中女友,比我现代,她曾说,试婚的重要性,就在于检验双方性生活是否“对上号”,或称“和谐”,如果不合拍,或难有共同语言,就该“短痛”掉,要不漫漫婚姻长夜将荒芜一个女人的花样年华。

  我现在有点儿信她的话了。

  我无法改变丈夫的性观念。他从他父母那里学到的一套,永远是枯燥的、压抑女性的所谓“传统”,他羞于谈性,觉得性只是迫不得已的义务,是男人的事,做妻子的,只有忍受,而不是什么享受,其实,他的身体条件很棒,他可以做得很好、很精彩,但他不,他不想,也不会。

这个时代,这种老古董不多,好友听了我的遭遇后,笑着安慰我说:“这种男人也不错,比较放心!”但我不这么想,他对妻子的要求是“守规矩”,就能保证他对别的女人不胡思乱想?有一种男人,在家很保守,可与外遇的女人交往时,还是希望对方坏一点儿、骚一点儿!

  他不懂女人,白天穿制服上班,到夜里更喜欢穿性感、宽松的衣服。或者说他不习惯。我是女人,与其他女人一样,白天很矜持,但到夜晚,我喜欢喝点儿小酒,渴望他轻咬我的耳朵说悄悄话,可他从不给。他会为我端洗脚水,但决不会看我化妆或涂指甲……

  现在,我很矛盾,内心一直在挣扎。如果不分手,如此沉闷、死气沉沉的性生活我怎么忍受得了!然而,非常要命,他顽固,并不想改变,根深蒂固的性观念束缚着他的手脚,我则性欲较强,喜欢情调,并且把性生活的质量看得很重。这种矛盾,无法调和。很多夫妻白天吵架,矛盾丛生,但到了夜里,只要一上床,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。而我们刚好相反,一上床,矛盾就出现,这很伤人心。我不知道,像我这样觉醒的女性,是不是注定要痛苦?如果我“传统”一些,如果我不在乎对性生活的品质少一些追求,我是不是能够变得快乐,变得满足?不,不,我不能,也做不到,当假设在心头闪现出来的时候,我立刻便否定了它。此刻,我说出这些困惑,一是为了倾吐,清理一下情绪,再就是希望大家,特别是女人,能从我的婚姻里吸取一些教训,而不要简单地否认“坏男人”,有时所谓的“好男人”,其实可能更可恶。还有一点,“门当户对”曾被人批评,但我觉得有必要重提,只不过,现在的“门当户对”,也许更重视价值观、性格、生活观念及性和谐,而非传统意义上的金钱与地位。

  是的,“性生活”是“新门当户对”里重要的一项!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